2017年4月1日星期六

我想起了中學時期的一件事。
當時我大概是17歲吧。

鄰居養了一隻狗。
這隻狗狗呢,有皮膚病。
生殖器官那裡已經嚴重發炎,還流濃汁。

它很常跑來我家前院休息。
所以會在地面留下一灘濃汁,
在屋裡的我還能嗅到那股濃腥味。

當時的我,對它很反感。
每當聞到那股味道時,我都會很嫌棄地打開大門,瞪著它。
它很明白我的嫌棄,每次在我打開門時就會默默地走出去。

儘管如此,它還是每天跑過來乘涼。
而我每一次嗅到那股味道,就知道它來了。
然後一定開門,再看著它虛弱地離開。

如此周而復始,直到有一天,我同樣因嗅到味道而開門,卻不見它的蹤影。
就這樣連續好幾次。
就這樣一段時間過去了,我再也沒看見它,也沒再嗅到那股味道。

在好幾年後,我偶然想起這件事,
才深刻地感受到自己多該死。

回想起它的眼神,
是無助、難過、自卑的。

而當時的我,卻那麼幼稚、那麼殘忍。

只是,我依舊沒辦法喜歡上動物。
因為我討厭自己的無能為力。
所以,我讓自己也不要喜歡上動物。
不去傷害,但也不去喜歡。

這樣的話,心就不會這麼難受了。

當我意識到它不會再來的時候,
那瞬間心裡有一股淡淡的失落。

2017年3月24日星期五

命運不過是個腹黑的傢伙

17歲高中畢業後,我對父母說要到KL讀學院。
我很清楚當時的家境,根本無法負荷,也抱好貸款的打算,甚至擅自去報名。
後來,我還是聽從父母的意思,留下來讀中六。

這是個敷衍的過程。

這一年半里,我曠課的天數比中五還多。
加上我是這所學校的第一屆中六生,經歷各種莫名其妙的對待。
最重要的是,
我知道自己最終的目的依舊是大城市的那所學院,
我留在這裡,是為了滿足父母的要求。

畢業那天,我就決定打工存錢。
我對他們說,去到KL,不會用到他們半分錢。
當然最後我還是成功上到我要的學院。

然後,在第二年我就知道自己進錯科系。
只是我沒休學,而是繼續了。
為什麼?因為我不想再浪費時間。
你問,那麼當時的我在想什麼?是不是已經有後路?

沒有。
完全沒有。

我在學院時期就管理著那個論壇,
那個時候所發生的事,對我的影響不小。
你懂的。

我也曾茫然,讀錯系了怎麼辦。
我也曾喜歡一個人,喜歡到無法自拔,喜歡到不懂能怎麼辦。
我也曾思考自己的存在定義,總覺得自己沒用得不知道能怎麼辦。

然後,能怎麼辦?

我寫了下來。

把所有感受、所有無奈、所有無助,全寫了下來。
然後,繼續茫茫然地前進。
這種時候除了繼續前進還能怎麼辦呢?
我們又不能後退,對吧。

這是每個人的必經過程。

當我們從低級地圖移到新地圖時,總要時間和歷練來適應。
而這些將換成我們的經驗值,讓我們升級。
升級來幹嘛?就是為了前去下一個新地圖。

我想,很多很多的道理你都懂。
只是當情況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你會感到不知所措。

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
父母的期望跟自己的夢想不符,
自己走的路正跟想要的背道而馳,
甚至該走哪條都不清楚。

這是每個人都會有的經歷,是成長中必有的過程。
你不需要慌,不需要覺得自己是孤獨。

因為這就是成長。

你問,為什麼成長那麼痛苦?

不痛苦,怎麼學會一些事?

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

你又問,可不可以選擇結束?

現在就結束的話,
你還看得見自己破蛹而出那瞬間的模樣嗎?
你還看得見未來的那個人嗎?

你,甘心嗎?

命運是腹黑的傢伙,別讓這傢伙得逞。
在自己還沒輸得只剩一條小褲褲之前,都絕不向這傢伙低頭。

2016年10月12日星期三

原創已死,創意不死

第三本純愛小說懶洋洋地開始了。
原本應該趕稿的,卻突然頭暈起來,只好讓自己光明正大地偷懶一天。

不知不覺,已經寫到第三本。
還記得去年年底剛校對好老三《世界很好,我們很糟》,
就直接開始第一本純愛故事了。

不知道大家對於我的純愛故事,覺得如何?
目前還沒收到任何感想或提議。
老實說,我很不擅長寫這一塊。
因為我不浪漫,也受不了那種情情愛愛的故事。
→_→ 明顯感覺到主編大人在后陰陰笑。

距離第二本純愛故事到目前這一份,隔了將近半年多。
中間斷斷續續看了有的沒的、寫了有的沒的,
文風似乎又有些變化。
總覺得每一本作品的文風都不太一樣,就好像我每一次在簽書會的造型,都不一樣。
還在找著屬於自己的風格。
嘛~或許我的風格就是……沒有固定的風格?

最近跟友人說起“原創”的概念。
在一般的認知里,原創就是指由自己創作的作品。
那麼,故事中的概念、橋段、情節等,又如何定義呢?
真要嚴格來說,原創其實包括全部,連同概念、橋段、情節等,都是自己創作出來的東西。

可惜,這世上很少有真正原創的故事了。
因為你能想到的,別人都能想到。
在你的故事里,不難看見別人的影子。
即使你並沒有刻意模仿或參考,只因這世界太多故事,太多概念、橋段和情節重疊。

更甚者,會抱著“我用了誰誰誰的故事概念,不過情節、對白什麼的都改掉,這還是算我的故事!”的想法。
因為他們認為反正這世上的故事來來去去都一樣,所以如有雷同真的純屬雷同。
在這裡,我所指的是,作品里的主軸都是別人的東西,而不是該作者原創的。而這個“別人的東西”,則是指市面上已存在、眾所周知的概念、情節或橋段。
這種人,跟打印機沒分別。
他們只是拼拼湊湊、修修改改了一部作品,就好像打印機那樣,湊湊合合所有內容再一個“print ”就這樣印出一份所謂的作品。

然而,真正可悲的是,沒人去阻止這樣的現象。
沒人阻止得了。
最近流行什麼題材,一堆相似的作品冒出來,因為讀者買賬,因為市場需要。
即使只有小眾的在旁高喊創新何在、原創精神何在,
也只會被標上假清高的標誌。
稍微不一樣,只怕會落得被退稿的下場。
因為市場不需要。

我們的世界,已經有太多太多的故事。
同時也出現太多太多的複印本。
只是,
有哪個作者不是從模仿開始?
有哪部作品不是從改變進步?

我始終相信,這世上一定還有只有你想到而別人還沒想到的東西。
畢竟創意這回事,很隨性很任性。

啊,所以我可不可以創造一個屬於我的任性風格呢?=v=

2016年3月29日星期二

搬凳子聽我說規矩

大家都還好嗎?<(^-^)>

距離比賽截止日期還有一些時間,大家都準備得怎麼樣了?
這裡想溫馨提醒大家幾件事。快快搬小凳子過來聽我說故事~

說到比賽,首要事情當然是看清楚規矩了。
規矩里說什麼,跟著做便是,不要嘗試跟主辦單位討價還價 →_→ 因為主辦單位就是神。
比如為什麼一定要印三份稿?超過字數可不可以?

每一個規矩都有意義,就說這條規矩,三份稿。
這是因為審核過程有幾個階段,一般上先是初審,也就是檢查主題、字數符不符合;一審,即主題符合、沒約字數,並且內容ok;中間可能再經歷幾次審核,最後進入終審,即選13份入圍作品,再決定名次。
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讓評審們在最快的時間內決定名次,而不至於我得等你看完這份稿再輪到我看。有了三份稿,評審們就可以同時間看並且一起討論。絕對不是要麻煩大家印多幾份稿哦。

至於字數問題,這個更加不用說了。如果你只要吃一碗飯,我硬硬給你十碗飯,你有什麼想法呢?即吃不完,也浪費,更是無謂,對不?
那如果你說無法刪字,可不可以通融?其他參賽者知道后會對你怎麼樣,我就不知道嘍~

第二件事,用詞方面。
其實呢主編大人曾說過,她不要求參賽者用很華麗的字眼,
有的話當然是bonus了。最重要的還是表達故事的創意。
一篇文章·,詞彙的變化確實能豐富整體內容。
中文字那麼多,不只是為了讓文章看起來精彩豐富,更是因為它們的用法不同。

結果、最終、終於,這三組詞的意思相同,但大家又知不知道其實它們的用法大不相同呢?
字彙也分褒義、貶義和中性,如果你在褒義句子里加入貶義的介詞和助詞,就不對啦~
又,死去活來、不恥下問,這兩個很常見的成語,大家是否真的了解它們的用法呢?
所以與其用一些你不太熟悉的詞彙,不如踏踏實實地用簡單但順暢的句子。
當然,也很鼓勵大家多翻詞典或上網查一些你想用但不確定的詞彙。
好吧,這一點對大家來說應該還很遙遠,其實我也還在學習中(ಥ_ಥ)
沒關係,我們一起學習。

第三點,非常重要——
你是抱著什麼心態參加比賽?
我想贏!所以我才來參加的!
有這種想法的人,相信不少。好吧,來參加比賽的難道是抱著要輸的心態嗎?
只是,有的人在得知自己沒有入圍后,他們卻生氣了,甚至放棄了。
任何寫作比賽,基本宗旨是要鼓勵大家寫作。
無論結果如何,它不應該是妨礙、阻止任何喜歡寫作的人。

也有的人會覺得,啊~反正我不會贏,還參加來幹嘛?
參加比賽是一個讓很喜歡、很想寫作但礙於一些原因而遲遲沒機會“出筆”的孩子的一個平台。
喜歡寫作,想要虐待評審們(?),想那麼多幹嘛?投稿來就是,管它贏還是輸。反正你輸了我們又不會笑你。
誰敢笑你的話,別跟那個人好咧!這種人實在可惡!=皿=

第四點,是最最最重要的——
作品沒入圍,你的心情是如何?
其實,我最近深刻體會到一件事。
一場比賽里,參賽者是人,評審亦是人。
既然是人,那就表示存在著“喜好不同”的現象。
我不說這是一個問題,而是現象,是因為這真的不能當成一個問題。
就好比我不喜歡何佩雯,也不代表我不對,是吧?

所以,你沒入圍,
有時候,真的是有時候是評審的喜好和口味不同。
相信我吧,一到終審,那幾個評審就會糾結和抓狂了。科科~
這不代表你真的不行。
就好像我不喜歡何佩雯,不代表這傢伙不好(其實真的覺得不好),或是完全無可取之處。
繞回同一個點,我們都是人,存在喜好不同的現象。
這也表示,你的寫法、風格,總有懂得欣賞的人。
不要因為輸了一場比賽,就放棄你一直堅持的東西。
與其自暴自棄,自哀自怨的,不如拿起詞典,坐在桌前,繼續寫新的文章和故事。

今天的博文似乎太長太嚴肅,希望大家看了后不要討厭我才好 o(>﹏<)o
這些都是從第一屆魔豆比賽開始,我所留意到並且很想跟大家說的話。
我也還在學習ing,用詞、表達手法什麼的,甚至想著孩紙受不受歡迎等等,都還學著呢。

所以,好孩子,我們一起努力好不好?



2016年2月17日星期三

人生的十字路口

給阿腸以及各位迷路的小羔羊們(?):

十年前,我也跟你們一樣,面臨著人生很大的抉擇。
(Σ( ° △ °|||) 原來我這麼老了!噢這不是重點。)
考完SPM后,要幹嘛,讀什麼系?

相信我,當你到了我這個年齡的時候,就會發現17歲那年那所謂的重大抉擇,
其實不過是人生中眾多的小選擇之一。
為什麼呢?因為我們都已經老了。(不對!)

先說說我在SPM后是幹嘛去的。
首先我應家人要求讀中六,然後我跑去學院。
是的,讀了中六應該是升大學,我怎麼還跑去讀學院呢?
因為我不喜歡本地大學,因為那間學院正好最便宜+有我要的科系。

最初,我也想過修中文系。後來才知道要嘛就跑去金寶,要嘛中六曾經拿過中文課再到本地大學修讀而大家也知道我中六那年因為某位老師所以沒得考中文所以根本不可能在本地大學讀中文啦(怨念沖天)

我在學院期間,修讀的是大眾傳播。
修讀大眾傳播有一些因素在推動,剔除我不喜歡數字、不是理科班所以不拿理科、不想從商、不會畫畫的因素后,就剩這一科可以選了。
大家也可以用這個方法去選擇想要的科系,哦呵呵呵呵~

那時候,我壓根兒沒想過會成為作者或編輯。
我也曾想過自己讀的這一科是否適合自己,我也曾想過將來我能做什麼。
我兩三茫然過。
但是,給親愛的你們,
很多時候不去闖、不去錯一次,我們就不會明白和看透一些事。

我讀的這一科,跟文字毫無關係,更多的是主持、製作和拍攝等。
正因如此,我更加確定我將來一定不會參與電視台或電台,
→_→ 我怕曬、我怕說話、我不喜歡拍攝等等。
文字這棵苗苗,悄悄冒出來了。

再到後來,有人告訴我,我的文字可以鼓勵人。
O.O 我當時還在想,有沒有這麼誇張啊?
然後我發現,能鼓勵人的不是我的文字,而是文字本身。
文字本身就是一種力量,而我正好可以寫一些不怎麼樣的文字,
所以我就對自己說,也許以後可以往文壇發展?

畢業後,我只找出版社。
家人對於我的決定自然是不支持的,當然也沒阻止我。→_→ 其實也阻止不了我。
也在那一刻,我才知道有的出版社要求中文系畢業。
就在我實在是不懂該怎麼辦的時候,主編大人華麗出現了(☆_☆),就這樣聘請了不是中文系畢業的我當編輯,每天讓她翻白眼,科科。

接下來的發展大家也能從舊的日誌知道啦。啊哈哈哈哈~(敷衍帶過)

我想說的是,你現在的選擇,並不會完全影響你一生。
→_→ 除去那些因為選錯科系所以一蹶不振之類的不說。
現實一點地說,只有一半甚至更少的人,會在畢業後在修讀的專科工作,除了會計、醫生等專科。
大眾傳播就一定是電台或電視台?中文系就一定是記者?編輯就一定要是中文系?
不是。

你說萬一讀錯科了怎麼辦?
第一,好像我這樣,繼續讀下去。畢業後找另一份不相干的工作。
第二,砍掉重練,自己掙錢重讀。
第三,沒時間重讀,那就讓自己愛上這一科。以後有能力了再彌補當年的遺憾。
第四,沒時間重讀,又不相信自己將來還有時間彌補這個遺憾,那就交給命運吧。我們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有其意義。只要你別自暴自棄,總會發現那一道光。

在你心中,一定有一個你很喜歡、很嚮往的世界。
如果你現在還沒發現,那麼也請你勇敢地去闖。只有踏出第一步你才會發現它、才會知道這個決定是適合或是不適合。
說得很任性很灑脫吧?
人生真的就是這樣,十年後的你再看回今天,就會覺得這個決定還真是小事啊。
 
 自 不負責任的引路天使 ︿( ̄︶ ̄)︿



2015年12月11日星期五

哦!原來我進入了不得了的公司!

那一年,從朋友那裡得知某家出版社要聘請編輯。
抱著“反正還是被嫌棄”的心態發出了履歷表后不久,接到了他們的面試請求。
我記得那天,我被對方蓋了一次電話。直到對方再次打來,我還用很無奈的口吻說“請問有什麼事”。
拉著死黨,膽粗粗地搭車、居然順利找到那家出版社,當時我連打電話叫我去面試的人都不知道,接應我的人事部同事當場被我囧到了。

面試官有兩位,總監大人Kenny和主編大人阿比。→_→我才知道蓋我電話的正是阿比。她說她以為寄履歷表的是個男孩,以為自己打錯電話。Orz

他們第一個問題就是:你知道我們的公司嗎?
我很老實地搖頭:TvT我完全不知道本地原來有漫畫公司,所以我完全沒聽過。
兩位大人大概也暗地裡囧了一下。
主編大人從身後書架抽出了好幾本漫畫,一一說明公司的漫畫系列和類型、編輯的工作範圍。
直到這個階段,裝著文憑的文件夾還緊握在我手中。

說著說著,主編大人用圓圓的眼睛看著我,問:誒,既然你一開始就決定要走編輯方向,有沒有去找其它出版社?你知道本地有多少間出版社嗎?

我苦笑了一下。

在來這間出版社之前,我曾寄過兩份履歷表、去過一家出版社面試。
第一家完全沒回應;
第二家面試的,因為我不是中文系畢業,而被淘汰。

當時主編大人的反應是:哼(一︿一#)
她說,我們不需要看文憑、學歷和科系,因為每個畢業生,經驗都一樣是零。你看我到現在都沒叫你拿文憑出來。
這時候總監大人跟她一起說了這句話:我們注重的是你的人格。

→_→真慶幸那時候我的人格還在。咳咳~

他們不要你,你就在這裡做給他們看!證明給他們看!

這句話我記得很清楚。

就這樣,畢業不到半年,我很慶幸進入了一家我完全不知道的出版社做著我想要的職業。
然後呢,工作不到一年,生了一場大病,停薪留職了半年多,再次弱弱滴回歸。=v=
還記得主編大人在電話里吼:再不回來,等我找到另一個人後就不要你了!(可以想像她在插腰說這句話的樣子)
<( ̄︶ ̄)> 當然這句話不用當真,主編大人怎麼捨得我嘛,哦呵呵呵呵~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進入了多厲害的公司。
只知道,公司在短短兩年內成功把之前從沒做過的小說部分搞得有聲有色;
只知道我們的漫畫賣到了泰國、台灣、新加坡;
只知道本地的一些出名漫畫家都跟我呆在同一個辦公室裡,囧。而我在最初完全不認識他們,還被身邊的朋友罵到臭頭:有沒有搞錯啊!你居然不懂他們是誰!!?
只要踏進書局,公司的作品至少會佔據店裡的一個半書架。無論走到哪家書局,都能看到公司的書。

在公司對了那些書那麼久,就連假日還是會看見!!!這是冤魂嗎!?

但我還是沒有那種我原來身在一家不得了的出版社工作的感覺。難怪主編大人會叫我天然呆。(¯﹃¯)呆ing

直到公司和日本著名出版社角川拼購了。我終於意識到,啊……原來我真的是進入了一家不得了的公司。

而且還是在懵懵懂懂的情況下,跑去面試。居然還跟面試官說:我完全不知道有這家公司的存在耶!

接下來,公司將變得越來越大了。像我這麼單純天真的人=v=,大概也不能再像當初那樣了吧。

唉,其實大公司真的很大壓力的啊。(同事們在旁怒吼:每天優哉游哉,你哪來壓力了!?)

只是,能進到這間公司工作,實在太榮幸了。



2015年11月29日星期日

關於那個世界

看了《世界》的你們,
有什麼感受呢?

有人對我說,
這本書的尺度已經超越魔豆系列所有作品,
黑暗程度已經超越少年勵志小說。

友人對我說,
這本書也許對還未真正接觸這個世界的孩子而言,
會讓他們感到恐懼。
不敢再嚮往大城市、不敢追逐自己的夢想。
這也許會讓人認為,大城市是不好的地方,
有錢人就是這個樣子。

還真是黑暗的一部作品。

最初接到這個大綱時,
我對編輯大人說:打滅 >口<(日文的不要),這個故事我駕馭不到。
什麼運毒、偏門世界、又死人=_=#的,打滅~~~!
主編大人插腰發出哦呵呵呵呵的笑聲,無視我的抗議……咳咳,情況當然不是這樣的,
她只是很淡定地無視我的抗議,甩一甩頭髮就走掉,
就這樣留下我在原地……(ಥ_ಥ)

這本書最初的方向是,要告訴大家,
想要在大城市生活不是一件容易、想象中那麼美好的事。
有錢有物質,不是人生最終的目標。
到最後,讀者應該要跟書中角色一起成長。

不過,在我的“神來之筆”下,卻走向黑暗路線了→_→
果然很神,囧rz

我一直相信,文字真的能透露作者當下的心情。
悄悄而直接地表達作者當下的細微情緒。

所以能感受到書中那股濃濃的黑暗氣息的你們,
是不是也可以了解我當時的感受呢?<( ̄︶ ̄)>
老實說,當時的黑暗情緒,到現在都還在。
只要像書中的主角,望著窗外的夜景和吉隆坡塔,
心情就會莫名低落。

是不是太深入了。
我想,是的。
但也許不是的。
純粹是找不到開心的事,情緒就一直處於不上不下的情況。
為什麼不開心?只因沒有開心的事。
那為何不開心?倒也沒有不開心。

這本書所帶出來信息也許很黑暗,
但要相信一點,
世界沒有我們想象的壞,
我們沒有自己想象的糟。

啊啊~快發生一些搞笑的事,讓我笑一笑吧。